當前位置:桐城 > 桐城概覽 > 桐城旅游 >

《行走安徽老街》系列之四十:安慶市桐城孔城老街

2019-11-22 來源:中安在線 瀏覽次數: 我來說兩句
導讀:斑駁的青磚黛瓦,黝黑的臨街排門,幽深雋永的重樓疊院,錯落有致的高脊飛檐 走進安徽,徜徉在城市與鄉村的深處,會經常感受到歷史與現代的交融和積淀,尤其那一座座古鎮、一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斑駁的青磚黛瓦,黝黑的臨街排門,幽深雋永的重樓疊院,錯落有致的高脊飛檐

        走進安徽,徜徉在城市與鄉村的深處,會經常感受到歷史與現代的交融和積淀,尤其那一座座古鎮、一條條老街,以及深巷人家的老手藝、老物件,無不承載著悠悠的歷史記憶,訴說著無數的動人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,中安在線推出“行走安徽老街”系列攝影報道,集中展示老街場景及生活在老街人們的質樸、勤勞、幸福、喜悅、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 本期,我們帶您走進安慶市桐城孔城老街。

        孔城老街坐落于安徽省桐城市孔城鎮境內,距桐城市市區12公里,已有1800多年歷史。明清時,孔城老街作為連接巢湖地區和長江地區的重要水運碼頭日益繁榮。如今,孔城老街總長約3公里,街道寬度為3米左右,街、巷、弄路面均為麻石所鋪,分為十甲,每甲之間有閘門隔擋。老街南北走向,呈“S”形,地勢南低北高,一條主街,兩條橫街,另有三巷一弄。店鋪房舍皆為青磚灰瓦,多具飛檐翹角,木鏤花窗。2009年老街核心區域二甲至八甲臨街房屋進行整修復建。2019年1月10日,孔城老街獲批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

        拍攝手記:

        提筆寫出這一行行字,心里不禁有些激動,坦白說,這激動中還帶著些許羞澀。幸好,此刻陽光萬般清澈,照得人心里萬分亮堂。這陽光也許懂得了我的真誠,所以,當我再多寫一個字時,心間汩汩暖流傾瀉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 文都桐城,一個有文化的地方,一個讓人文藝的地方,也更是一個文明的地方。到了桐城,我明了剛才之前的心情,那是對這片神奇土地的敬重與敬畏,才使得自己在這片土地尋訪老街時,多了幾分熱情,也添了幾分真情。

        道光、咸豐年間的湖南人曾國藩正式打出“桐城派”旗號,以桐城地域命名的“桐城派”應運而生。天下文人是一家,拋開地域的限制,足可見桐城文化的影響之深,絢爛之盛。我以前在湖北老家上中學,知道有個“桐城派”,它在安徽,也就是湖北的鄰居。后來有一次坐臥鋪車路過安徽,無意中看到高速公路交通指示牌上標注“桐城”二字,我一骨碌爬起來,兩眼直射窗外,那一刻的目不轉睛,那一刻的深情凝望,即便在擦肩而過的遺憾背后,臉上仍蕩漾著長久的喜悅,“哦,我到了‘桐城派’的故鄉。”心里這樣想,臉上不禁又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許多年過去了,這看似微乎其微的記憶片段,在我日后匍匐在安徽大地耕耘歲月,在我日后成為新安徽人的今天,突然被我從回憶的河流里拎上來,竟還帶著持久的溫度。

        于我而言,最早開始系統拍攝孔城老街是在三年前。三年里,我時常記起這條華東最長的老街。三年來我尋訪過的安徽老街,孔城老街的面積之大之廣之盛給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。所以,只要出差到桐城,我都想著抽時間去孔城老街看看,是否還有新發現,是否之前遺漏了一些重要的畫面。2019年春的某一天我路過孔城時天色已暗,半小時的空檔想要深入老街拍照是不大可能的,于是擠時間做了一次航拍。暮色催我把家還,我只能悻悻然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 難忘孔城老街還源于一個人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清早起床背著器材來到老街,在入口處沒走幾步,碰到篾匠王邦才師傅。只見他右手拿刀劈開一段之前鋸開的斷竹,再將劈開的細條送到嘴邊撕開。一刀又一刀,一口再一口,這個連環動作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更確切地說,我當時被震驚了。一條堅硬中帶著鋒芒的竹條怎么被送到了柔弱的嘴邊,再借用牙齒表面的堅韌去撕開冰冷的竹條呢?我深深疑惑,他卻回答得很干脆。原來除了嘴巴,實在找不到比這更順利更快捷的方法去撕開細竹了。“這樣精細的活也只能靠口。幾十年來都是這樣的!”他隨口一說,我良久沉默。見我愣愣地站在一旁,他突然攤開一雙粗糙的手給我看。我真驚呆了!雙手幾個指頭因長年累月的勞作已變形,被竹條刺傷的手掌劃破出一條又一條縱橫交錯的溝壑。

       一雙普通的手,寫滿了生活的艱辛,也應證著戰勝生活的勇氣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常用的竹制生活用具真是凝聚了太多的血汗。再想想,其實哪一件手工用具不凝聚著勞動的汗水呢。“粒粒皆辛苦”真不是隨口一說。在我們生活日益富足的今天,不倍感珍惜這當下的幸福,真愧對勞動人民的辛勞和血汗。

        這看似簡單的場景,一個差點被我錯過的畫面,讓我深有感觸。在那個寒冷的初冬,照相機不再那么冰冷,它跳躍著一幀又一幀的溫情,寫下了我對篾匠師傅的敬佩,以及我對當下生活的新的感悟。

       離開篾匠鋪,又遇見鐵鋪和裁縫鋪,還有擺放著琳瑯滿目的地方土特產商店,心里對這些不再司空見慣卻仍繼續堅守的老手藝充滿敬畏,希望他們在時代的春天里邁出新的步伐,走得更遠,行得更穩、更堅實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,那悠長悠長的街巷隨我的視線慢慢延伸開來,它們似乎在擁抱我的到來。我分明感到,這一排又一排的老房子里飄出了一陣又一陣竭力的嘶啞的吆喝聲,那是手藝人自信的呼喊,也是對一個時代的禮贊與訴說。

        一晃數千年,時間在墻上留下了斑駁,粉墻黛瓦中的喜怒哀樂都隨著江河日月悄然而逝。新桃換舊符,唯一不變的永遠是我們對未來的憧憬,以及對生活的無限忠誠與曠日持久的堅守。

        學者馮驥才說,老街是個實實在在的巨大的歷史存在,既是珍貴的物質存在,更是無以替代的精神情感的存在,這便是老街的意義。我尋訪到的孔城老街,對我真有著不一般的意義,因為生活的本色在我心里又鋪上了新的顏色。(徽鏡映像工作室記者 陳群/圖 文)


桐鄉書院舊址內一景。桐鄉書院曾是桐城的文化中心,位于老街三甲

倆游客在六甲前拍照。老街綿延數里,分為十甲,每甲之間有閘門隔擋

孔城老街是華東地區現存最長老街,被譽為“安徽第一古街”

     倪氏大宅位于孔城老街五甲,是清末撫州知府倪樸齋老先生告老回鄉定居所建,整幢建筑沒有采用一根鐵釘


人來娃不羞,老街景亦秀

孔城老街是桐城的一張名片,是集古建筑、古文化為一體的歷史古鎮

48歲的鐵匠唐義芳15歲開始打鐵

74歲的王邦才14歲拜師學藝16歲開店(2016年攝)

64歲的高友付從事裁縫40年

72歲張振國六代書香(2016年攝)

醉心于青磚灰瓦與飛檐翹角,醒聽于桐院書聲瑯瑯

古街巷內新生活,二胡悠揚,生活安康

新時代期待孔城老街新境地

 

(責任編輯:云曉露)

網友評論

华讯配资